旅行家專欄 > 何亦紅的專欄 > 阿尼瑪卿轉山

阿尼瑪卿轉山

By 何亦紅 2018-06-07
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3062人閱讀

阿尼瑪卿亦稱瑪積雪山或瑪卿崗日、積石山,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境內瑪沁縣西北部?!鞍⒛岈斍洹痹诖蟛匚臅幸鉃榛罘鹱暗淖罡呤陶?,被藏族同胞視為神山,每年都有大批朝圣者跋山涉水、風餐露宿前去虔誠朝拜,繞山7天走完相當于念13億遍六字大明咒。我們和一群藏族一起轉山,他們的快樂是如此簡單,是廣闊的草原、奔騰的河流、巍峨的雪山,賦予了他們天生的堅韌、勇氣和樂觀。


 

轉山起點是倉尼堪多,這里是個三岔口,一邊是通往雪山鄉,一邊是沿順時針方向轉山的路線。山崖上掛滿經幡,藏族向導在煨桑臺前進行了轉山前的煨桑儀式,用松柏枝焚起靄靄煙霧,再在已經燃起的煨桑堆上加松枝、柏枝、桑面(糍粑)等物,隨著桑煙的升起,一種濃濃的神圣氣氛也隨之升起。大家圍繞煨桑臺邊拋灑龍達,邊高喊“阿珈羅”,以此祈福,祈禱轉山順利。

 

“你有老公嗎?幾個?”

“一個都沒有?!?/p>

“我有老婆,兩個?!?/p>

 

頭發卷卷的藏族崗卻加和我各騎一匹馬,一路聊著閑話走在泥濘的山路上,談起他的兩個老婆,崗卻加一路眉飛色舞。我們要把一群牦牛驅趕到當晚的營地。雨水把馬的鬃毛打得透濕,馬的狀態似乎在雨中更要昂揚一些。大部分牦牛很自覺,只有少數掉隊或者走到旁側山上的需要驅逐,有些不聽話的牛需要用小石塊砸它們的屁股,并摻和清脆的口哨兒聲。



 

當晚營地扎在了河岸邊拔地而起的山崖上,這里密布低矮的灌木,開滿杜鵑科紫色的小花,馬匹和牦牛們就被散放在花叢中。藏族搭起了色彩亮麗的藏式大帳,這是他們晚上的營帳兼大家的炊事帳,而我們則在灌木叢中尋找略微平坦的地方搭起2-3人的戶外小帳。營地所在的山崖下方,河流在山谷中蜿蜒而行,從遠方切割峽谷而來,那雪山一字排開之處是我們即將朝圣的方向。

 

營地對岸的山壁上生長著孤零零的一棵柏樹,據說是這里的第一棵柏樹,也受到過往藏民的朝拜,周圍掛滿了經幡。我們協助向導接起若干條長經幡并掛好后,一起進行了一場小型的賽馬。隊長肉孜的馬理所當然地拿了第一,這馬毛呈黃棕色,身材勻稱,價值20多萬。在青海藏區,牧馬傳統已經逐漸消亡了,摩托車替代了馬匹,很多家早就不養馬了,導致我們轉山尋找馬匹也成為了一件難事,而且租馬費用非常昂貴。肉孜家是個例外,他的爺爺告訴他一定要保留養馬的傳統,養不好馬就不要來見他了。肉孜的蟲草生意做得很大,家族也早就不需要通過馬來獲取經濟價值了,但他仍然養有10匹馬,說家族的傳統不能丟。



 

肉孜的馬術相當好,一路都在馴服胯下這匹狂躁的家伙,馬總是躍躍欲試地往前躥,肉孜總得不停地掉頭轉彎,才能一路基本和我們保持相近的速度。肉孜對周圍的山系和神跡都非常清楚,從小就跟著爺爺轉山,爺爺給他講過各種阿尼瑪卿的故事。在安多藏區,阿尼瑪卿山神的形象在唐卡里被藏民描繪成一個白盔、白甲、白袍、胯下白馬、手執銀槍的勇士。整個阿尼瑪卿山系的各個山峰都是不同的神,彼此都是親戚。



 

雪山融水傾斜而下,沖擊出多條細小的河流,途中需要無數次涉水而過,我們須在馬背上掌握好平衡,稍微迎水的方向而上。水底的石頭濕滑,馬蹄也容易打滑,同隊的老徐一不小心在河中心人仰馬翻,跌入水中全身濕透,一時還追不上馱運行李的牦牛隊,無法更換衣物,在海拔4千米的地方忍受著潮濕和寒冷,滋味可想而知。

 

 “當心,有野牦牛!”藏族向導們緊張了起來,馬匹的狀態也警覺了起來。順著他們指的方向看去,山頂上一對彎彎的牛角很威儀地凸現在山脊線上。野牦牛的體型要比普通牦牛大很多,毛長膘肥,走起路來渾身都在抖動,有時候有襲擊人畜的危險。剛才還在山巔的野牦牛很快就俯沖到了山腳,向導們進行了分工,有的負責斷后,有的負責用石塊驅趕,有的用聲音恐嚇。野牦牛和我們的馬隊并行了很長一段距離,最后悻悻離去,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氣。

 

當晚宿營在一條大河邊,海拔4200米,隊友中部分人出現了高山反應。我同帳的朋友手腳發麻,另外一帳的隊友嘔吐不止。我分別給她們沖泡了葡萄糖水,喝下后反應有所緩解。我不禁為她們擔心余下更加艱苦的旅程。



 

第3天的達卻貢卡是轉山途中兩個海拔較高的埡口之一,海拔達到近5千米。這里置有8座白塔,以及壯觀的經幡陣,我也親自掛上了一條紅色的經幡,并圍繞經幡陣行走一周后對阿尼瑪卿的方向磕了三個長頭,心中默念想要實現的美好夙愿。藏族的先賢們這樣描述朝拜阿尼瑪卿山的功德:只要我們以至誠之心供養,我們心中所有美好的愿望就都能實現,所有的不順都能離我們遠去。

 

藏族向導們繼續煨桑,這次是牽著馬匹或騎馬圍繞煨桑臺順時針旋轉,桑煙中將手中一疊疊的龍達灑向天空,陰霾的天色為儀式增添了幾份威儀和悲壯。高聲呼喊、馬匹的嘶鳴、漫天飛舞的碎片,更讓人隱約感受到人們心中的那個阿尼瑪卿的震懾。



 

翻過埡口,阿尼瑪卿從厚重的云層中露出真容,山峰并不陡峭,山形平緩敦厚,整個下午都在我們的右側一起并行——阿尼瑪卿雪山,藏族稱“博卡瓦間貢”,亦稱“斯巴喬貝拉干”,即開天辟地九大造化神之一,也是21座神雪山之一,排行第四,專掌“安多”地區的山河浮沉和滄桑之變,是藏族的救護者——我們行走在山腳下的草場地帶,阿尼瑪卿的西南側,這里生長著成片的高原植物紅景天,以及珍稀的綠絨蒿,右側是連綿的雪峰,左側的山體傳說是阿尼瑪卿的舅舅,周邊散布的小湖據說有108個,是阿尼瑪卿的佛珠。阿尼瑪卿還是格薩爾王的護法神,有著無窮的智慧和慈善的心腸,有許多家族、侍從和衛士,都環繞在他的身邊。我們轉山一圈,逐一認識了整個阿尼瑪卿家族。

 

走著走著我們感覺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石頭陣。一堆堆黑色的小石塊壘至馬腿高,面積很大,成片地延伸至山腳。當地人稱“莫阿多阿”,是以前占卜的地方。我們沿著蜿蜒在其間的小路騎行,雖并不熟知各種通過石頭進行占卜的方法,但確能感受到一種很神秘的氣場。



 

2004年2月這里曾發生過一次大型冰崩,冰崩地點在阿尼瑪卿Ⅰ峰6282米高程點西北330度方向的西坡上。這次冰崩形成的冰磧物面積約為3.3平方公里,堆積物占壓了瑪沁縣下大武鄉5000多畝夏秋草場,清水河、達瑪曲河、權隆河被阻斷,并由此形成了一個面積達30000平方米的堰塞湖。我們此時正在經過冰崩區,一條黑色的冰磧帶從兩山之間傾瀉而出,黑色的碎石上這幾年已經被過往的馬隊和朝圣者踩出了明顯的小路,但規模很大,全部走完也得一兩個小時。

 

這一天的路程有24公里,我們走得很吃力,向導們尋找營地也很吃力,要保證有可靠的水源、平坦的地面以及背風的地勢,結果尋到了一處高地“西馬智地”。傳說這里是山神們賽馬的地方,可以俯瞰整個山谷,印有格薩爾王的彩旗高高飄揚在山巔的瑪尼堆上,對面的山體就是阿尼瑪卿的南大門,山門入口處。營地很美,一個清澈的小海子邊,開滿了黃色小花。帳篷就搭在河畔濕地厚厚的草包上,雖然有些潮濕,但軟軟的。馬和牦牛被放養在周圍的山里,馬的雙腿雖然被綁上繩子,但仍然能挪動得很遠,第二天早上牧人們再將其逐一從山里尋回。



 

一夜風雨,崗卻加的帳篷頭天晚上塌了,早上他從一堆帳布中鉆出來,和同伴嘻嘻哈哈地抖掉毛毯上的積水,還一邊高聲唱著藏歌,在艱難的環境中,他們仍能保持開心和幽默。他們的快樂是如此簡單,是這廣闊的草原、奔騰的河流,以及巍峨的雪山,賦予了他們天生的堅韌、勇氣和樂觀。

 

第4天出發不久,肉孜夫婦指點我們看白度母神泉水,就在山崖下很不起眼的一處溪流處,周圍掛有少量經幡,不注意很難發現。據說在這里用藏語念卓瑪經,泉水就會變大。想不到,隨后跟上來的一位向導真的會念卓瑪經,隨著他的念誦聲本只有一股的泉水竟漸漸先變成三股又變成了五股,隨著經文的結束,泉水又慢慢恢復了原狀。肉孜夫婦在這里磕了幾個長頭,用泉水清洗臉龐,相信能帶來吉祥。

 

這附近還有很多神奇的的泉水,記得進山時從大武鎮到達轉山起點三岔口的途中,還有一處紅色泉水(估計是含有鐵礦的原因),喝起來居然是啤酒口味的,有氣泡感,略帶苦澀。路過的藏民都用瓶子接飲,這泉水可以治療胃病,但不能連飲超過3天。

 

覺木央然可以算是阿尼瑪卿的西北側肩膀。在一排白塔和經幡的后面山崖上,有一個不起眼的山洞為“消孽洞”,進口為一人腰粗,據說能鉆過的人即可消除之前罪孽。同行的索南扎曲指導我以奇怪的姿勢順利鉆進,再從另一口鉆出后,心情無比舒暢,據說心懷鬼胎的人是鉆不過去的。



 

“報恩石”是放置在洞口附近的一大一小兩塊巨石,分為男石和女石,男人抱大的,女人抱小的,如果能圍繞白塔行走一周,就算能報答一遍父母的養育之恩。我費了很大力氣試圖抱起那塊小的,可它根本紋絲不動,看來父母恩如山重,輕易報答不了。

 

白塔對面的山崖上掛滿經幡,是大寶法王的修行洞,藏語意為阿尼桑姆修行洞,藏族歷史上有很多高僧大德曾在這里修學佛法。傳說這里屬雜日山脈,天竺國的空行母修行巖洞,唐東杰布等修成正果后,在巖壁上留下頭部與胸部的痕跡。巖石上還留有格薩爾王的神駒和神犬的足跡。同樣在索南的指點下,我雙手抱住消孼洞口一塊凸出的石頭,雙腳蹬住巖壁,頭朝下,把上半身反了過來,朝后看修行洞一側的山體,得到了和正常觀看不同的視角,夕陽正逐漸從山尖隱退,山體緋紅,配合深藍的天空,色彩絢麗,天地開闊,我問索南能看到什么,他神秘地說:“你能看到什么就是什么?!蔽艺f我看到了一個明亮的未來,一方更廣闊的天地。一種希望和力量從心中破土而生。

 

這里是阿尼瑪卿的最西端,從此就開始拐向阿尼瑪卿的另一側,后面的路程都是通有公路的,我們從這里換乘越野車沿著東北側繼續轉山。



 

阿尼瑪卿文化中心是兀立于草原中心的一處雄偉的藏式建筑,外部是典型藏式的雕梁畫棟,內部是現代的鋼結構和玻璃屋頂。一層大殿置有阿尼瑪卿精美的雕像,二層和后院則是學校的教室和宿舍。這里完全是活佛自籌資金建立的,旨在為更多的藏族孩子提供學習機會?;罘鸫蟛糠謺r間在其他地方籌款,我們前往拜訪時恰逢他在,他說這里比較缺教師,如果有志愿者愿意來支教一定要推薦。隊友沐沐的朋友正好在藏區做“免費午餐”公益活動,也準備介紹給藏文化中心。

 

馬幫昨晚就駐扎在藏文化中心前面的草灘上,我們就此與他們道別。由于今年蟲草經濟的發展,這些向導們都是腰纏萬貫的家伙,每人都鑲有一顆大金牙,但卻一路忍受著寒冷、辛勞,不厭其煩地為我們做好每一個細節。崗卻加騎一匹快馬在雨中追隨我們的車隊很久,我在車內隔著掛滿水珠的玻璃一個勁揮手道別,心中不舍和他們一起跋山涉水、賽馬打趣、搭營喝茶的日子。很多時候,留戀一個地方是因為留戀那里的一批人,因為他們,轉山增加了無數生動的情節。



 

越野車繼續行進在阿尼瑪卿東側的山路上,這是一條顛簸的土路,沿河而行。周遭的草原布滿很多小洞,這些都是鼠兔留下的,鼠兔是草原的天敵,被它們刨過的草場基本都荒廢了。草場上孤零零的一個白色帳篷里住著一戶人家,這是科研項目的工作人員,他們負責在周圍種植草地,我們經過的時候正在犁地,準備種植草籽。這里是海拔4千多米,生活條件艱苦,我不由得感嘆他們的堅韌,但同時又為項目擔憂,偌大的草場,這樣的做法是否只是杯水車薪?

 

哈龍冰川是黃河流域最大最長的冰川,是此行第二個5千米級高海拔的埡口,由于是駕車到達,并無太強烈的高山反應,但仍感覺到稀薄空氣的壓迫感。在這里本可清晰看到阿尼瑪卿,但由于淫雨霏霏,濃重的霧氣完全遮住了雪峰,只露出下方延伸出來的扇形冰舌。我們照例在獵獵風中系上經幡,讓山風吹動經幡捎去對阿尼瑪卿的敬意。面對隱藏在重重霧靄后面的巨大山體,比晴天一覽無遺之時更能拓展出深遠的心靈空間。在塵世中于人于事,有時候我們寧愿不要看得那么清楚,彼此都有一定程度的保留,痛苦往往來自于太清醒,混沌未必不好。



 

曲格納降魔白塔海拔3650米,離雪山鄉3公里,到達這里就已經接近轉山的尾聲了。白塔背面有一座小寺廟,廟內用筆畫(唐卡)簡單介紹了阿尼瑪卿雪山的神化傳說。據說這里還埋著當年約瑟夫?洛克留下的十字架。洛克在早年的筆記中有這樣的記述:“1926年,我考察了青海湖南的阿尼瑪卿山脈以及黃河的峽谷地區,成為了對黃河和阿尼瑪卿山脈的中間地帶進行探險的第一位白人?!焙髞硭跒椤秶业乩怼匪恼轮姓f,他當時登臨該山的4900米處,而他測算距離頂峰尚有3600米的高程,所以這座山是世界最高峰,超過了珠峰。1944年,一位美國飛行員駕駛飛機途經阿尼瑪卿時緊急報告:“我機飛行高度9000米,前方上空出現有高出我機數百米的山峰?!睋d,1949年美國登山者雷納德·克拉克曾在阿尼瑪卿探險和測量,他測出主峰海拔為9041米,這也超過了珠穆朗瑪。這期間還有一些勘查隊來此,然而都無功而返。直至1960年北京地質學院11人登上阿尼瑪卿峰,這座山才逐漸被人認知。

 

阿尼瑪卿東側的山路崎嶇顛簸,這個季節多處被雪山融水沖毀,要不是當地司機熟悉情況,很難分辨出小瀑布密布的路面上究竟哪里是路。途中車輛事故頻出,在海拔近5千米前后不著的地方,一輛車出現了故障,藏族司機居然用一條哈達給綁好了。而第二天另一輛車被開斷了轉向軸,這個問題可沒法用哈達解決,只能將車棄在附近的居民點,找機會再進來拖車或維修了。最終我們于第6天到達了終點雪山鄉。



 

在黑牦牛毛織成的氈房里,我們手捧灑滿人參果和白糖的藏家酸奶,圍著牛糞爐喝上女主人親手燒制的奶茶的時候,心里才真正溫暖踏實,至此轉山的旅程正式畫上句號。阿尼瑪卿此時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反而由清晰變得模糊,或者說是多元化,它不僅僅是遠方那片潔白的雪峰,也是那個騎著白馬力量超凡的山神,還可以是朝圣者夢想中的美好福地,甚至是跋涉者心中不滅的希望與力量。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微信公眾賬號:“尋找旅行家”,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,歡迎關注,互動有獎^_^



上一篇: 東馬砂勞越生態之旅

下一篇: 火的狂歡

何亦紅

資深戶外旅行者、媒體人,攝影師、旅行作者,馬上走旅行文化工作室創始人。馬背旅行、摩托車旅行愛好者、踐行者、推廣者。微信公眾號:馬上走(mashangz);微博:@何土匪;
TA的窩何亦紅

專欄最熱文章

專欄其他作者

  • ???м?陳夏紅?????

    陳夏紅

    荷蘭馬斯特里赫特大學法學院博士,中國政法大學中歐法學院博士,專注于近現代法律人物研究,協同著名法學家江平整理其口述自傳《沉浮與枯榮:八十自述》,編有《法意闌珊處:20世紀中國法律人自述》、《辛亥革命實績史料匯編》等。
  • ???м?姚遙?????

    姚遙

    壹基金傳播部副總監。
  • ???м?掃舍?????

    掃舍

    本名曾瓊,作家,藝術策展人,文化活動主持人,青年藝術海選平臺“新星星藝術節”創始人;曾任紀錄片導演,法國著名化妝品YSL中國區經理,LACOME中國市場總監。
  • ???м?Yang Yang?????

    Yang Yang

    獨立內衣品牌設計師,藝術繪畫類見長的文藝愛好者,長年的搖滾樂迷。
  • ???м?《故紙叢中》?????

    《故紙叢中》

    喜歡古文字,歷史,考據,旅行。
返回頂部
意見反饋
頁面底部
七星彩开奖直播电视台频道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 广西快3开奖数据 一分快3下载官网 pk10模式长期稳赚 心水贴四肖期期中特 体彩双彩论坛三句话 短期理财产品 好运快三走势 江苏十一选五电视直播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走势